利福中國股東周年大會記

Advertisements 昨天出席了利福中國股東周年大會,近距離向劉鑾鴻先生發問有關利福中國上海大寧項目的最新進展?及管理層現階段處置大寧項目主要是寫字樓的想法? 力哥講股 票市場-專注港股及實踐價值投資 重複利福中國2018年報是這樣交代上海大寧項目如下; 本集團位於上海靜安區大寧的零售及商業綜合體項目的建築工程預計將於二零一九年年底左右竣 工。該項目包含大型的零售綜合體,將容納本集團位於上海的第二間久光店及兩座辦公樓。預期於 商業綜合體竣工後,本集團在上海的業務佔有率將有所增強,並進一步提升其品牌認受性。 交易所 上市公司公告 click here 我得到的答案有點失望; 看來劉生長遠極睇好上海寫字樓物業的升值潛力,「若現時兩座寫字樓賣5、6拾億7÷8扣之後賺得比較少」,但預售証一定會申請,但賣唔賣就唔急。 至於派息他表示賣了大連項目,派息問題可以解決。 看來要又要繼續持有一段時間了…….. 小弟近來忙於搞隱形眼鏡網店,少咗寫文多多見諒,有帶隱形眼鏡的讀者可進店多支持!https://econ.homochi.com/lens/注意;不保證數據分析正確性及不建議參考本文作投資決定。 PS ; 各位讀者多D睇下網誌內的廣告,如果廣告內容啱你, 入去睇下以示支持小弟多寫誌!

食神真係估你唔到?「福利」中國-利福中國集團有限公司

Advertisements 利福中國 停了回購一段時間所以應該更新睇法及另類分析;她是利福國際分拆介紹形式上市的, 現時基本面; 股價$2.8 每股盈利$0.2 每股資產浄值$6.0(上海商場及兩座甲級寫字樓以建築期成本入帳) 大股東及主席細 劉生; 利中分拆上市時只是實物分派給1212的股東,所以細劉持股51%、Qatar Fund 持23%其他是公眾持股。 上年QF 不知何因全部沽清2136股權,以配售形式$2.03賣了12%給細劉,餘額由瑞銀配售及細劉包銷。結果配售成功一星期後劉生持股63%其餘公衆持有。 故事卻發生在十幾天後2136開始在市場吸納自己股票及注銷,最高回購價$3.9與劉生初時接貨配發價高90%有多,而截至2018年12月大股東劉生持股比例增至74%,即是輾轉之間劉生等同全購QF手貨(51+23%),但有一半用非常好價及公司錢在市場吸納。 劉生明明可以用$2.03接了QF手貨(絶對合規)卻不知為何如此慷慨?他真係食神… 更有趣的是利福國際幾乎是同一操作,只是比例不同。市場先生你就肥仔啦。 無論如何小弟自持2136希望如年報披露獲得預售証后馬上賣掉兩座上海大寧office 賺錢入帳。PS ; (以上數字只是約數) 各位讀者多D睇下網誌內的廣告,如果廣告內容啱你,click入去睇下以示支持小弟多D寫誌!   小弟近來忙於搞隱形眼鏡網店,少咗寫文多多見諒,有帶隱形眼鏡的讀者可進店多支持!https://econ.homochi.com/lens/

聚桐分析,利福中國

Advertisements 1折抢购一、二线城市核心商圈物业的机会,你心动吗? 文/聚桐分析 U+,Ding 导读: 首先,这真的不是一则卖房广告,这是一份严肃的研究报告…… 顺着“实体零售复苏”、“线下资产价值发现”的思路,我们在港股零售板块中发现了$利福中国(02136)$ ,其在上海静安寺经营的精品百货“久光百货”可谓家喻户晓。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利福中国的价值跃然而出,我们在心中涌出一个问题:利福中国是不是当前港股最被低估的可选消费股? 投资要点: 1) 短期来看(0-12个月):利福中国的估值存在至少1倍以上修复空间,当前股价对应的2017年6.1xPE、0.28xPB不仅较同业存在显著折让,市值更是仅为重估后资产价值的12%。我们认为,催化剂可能是即将于下月公布的2016年度业绩(2016下半年经营显著改善,净资产变为100亿港元)及2017年度中期业绩(确认2017年业绩增长趋势); 2) 中期来看(13-24个月):利福中国的多个物业有望变现,按流动性排序为上海大宁写字楼(人民币34.1亿元)、大连久光(人民币3.5亿元)、沈阳久光(人民币14.8亿元)。如果其中有一兑现,可能会激发市场对于利福中国资产价值的重新审视,类似于2016年9月百盛集团出售北京物业引爆的一轮估值修复; 3) 长期来看(24个月之后):利福中国的战略是“重仓上海”,除了稳定增长的静安寺久光百货之外,对比周边竞品购物中心项目,大宁久光取得较好回报的可能性较大,而超过15万㎡的商业面积在成熟期或将形成较大的利润规模。 一、 公司简介:由利福国际分拆而生的中国优质零售资产 1)利福国际受益于“自由行”政策和大陆零售市场的壮大: 利福国际于2004年上市,当时的主要资产是位于港岛铜锣湾的“崇光百货”,2005年初利福国际收购了刚开业的位于上海静安寺的“久光百货”股权。经过12年的发展,利福国际的营业额由2004年的16.3亿港元增长至2015年的63.9亿,而同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亦由4.4亿港元增至19.1亿港元。2011年7月,利福国际的股价触及历史最高的26.5港元,复权后较7年前IPO发行价上涨了6.4倍。 2)利福国际分拆中国零售业务: 2016年4月,利福国际宣布分拆旗下中国零售业务单独上市的计划。同年7月,总资产139亿港元的利福中国完成上市。利福中国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13.8亿港元及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3.0亿港元。 需要指出的是,利福中国的上市系以介绍形式由利福国际向其合资格股东以实物分派——每持有一股利福国际可获发一股利福中国股份,与此对应的是利福中国应付利福国际的约81亿港元的付息债务将予以免除。 2016中期报告“应付同系附属公司款项”为81.4亿港元,而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9.6亿港元——这也是目前几乎所有金融终端上呈列的净资产数目。而事实上,由于分拆上市于2016年7月完成,该笔款项事实上已获免除,因此利福中国于2016年末的净资产数值已超过100亿港元,对应每股净资产超6港元。 图1:利福国际对于分派利福中国股份的释义 资料来源:公司资料 分拆上市首日,利福中国以1.78港元开盘,当日上涨37%,以2.44港元收盘,次日曾创出历史最高的2.90港元,此后股价大体处于调整之中,2017年2月24日的收盘价为1.74港元。利福国际除权之前的市值约为210亿港元,而当前两者的市值分别为159、28亿港元,也就是说分拆后两家市值之和缩水了23亿港元,弱于同期恒生指数表现。 我们判断,利福中国分拆上市的原因大致有二:其一,香港与内地业务并无协同效应,且经营周期不一致,分拆能够让原投资者有所选择;其二,内地业务拥有一个独立平台有助于企业管治和融资能力的加强。然而,分拆上市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一方面,原利福国际的股东持仓零成本;另一方面,利福中国可能不符合原利福国际的机构投资者持仓标准(市值、流动性等要求)。我们判断,撇除知晓度的因素,以上两点可能是利福中国股价较为低迷的主要原因,但也因为此看好利福中国的投资者们获得了极具吸引力的买入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是次分拆之后,控股股东刘銮鸿辞任了利福国际的首席执行官,并由执行董事转为非执行董事,转而出任利福中国执行董事、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可见控股股东对于大陆零售业务的重视程度。 3)利福中国的股权结构: 目前,利福中国的前两大股东分别为刘銮鸿及卡塔尔主权基金,自分拆上市以来持股数未有改变;富达基金曾在上市之初以每股均价1.598港元的成本减持293万股,而我们通过CCASS监测到2016年7-8月间有机构投资者透过“结好”席位以每股均价约2.2港元累计购买了4200余万股,合2.66%;其余公众股东持有15.61%。 利福中国上市至今,累积换手率为12.87%,但撇除前两三大股东81.73%的持仓,其真实的换手率为70.44%,筹码成本的不断提高将有利于股票价格的企稳。 表1:利福中国股权结构